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 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
您当前的位置 :中国甘肃网 > 新闻中心 > 社会综合 正文
投稿

贪官众生相:上至正国级下到村主任 77人现身忏悔

2016-11-01 17:18:21 来源:检察日报 作者: 责任编辑:狄东阳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

  张雪卉/制图据专题片《永远在路上》整理

  通观八集专题片《永远在路上》,每集都有特定案例和典型人物,多个案件犯案细节还是首度公开。有的案例情节曲折起伏,有的贪官可恨又可怜,还有一些落马高官面对镜头现身说法时声泪俱下、悔恨交加。为此,记者对专题片中曝光的部分案例进行梳理归类,扫描出贪官众生相。

  疯狂“一把手”

  在专题片中,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谭栖伟交代,无论大事小事,在地方都是“一把手”说了算。“说给某个人帮个忙,对他来讲好像就是一句话的事,但对他们来讲,就如同拿到了政府的通行证、银行的信用卡一样的。以前是他去找人家,到城里面工作就是人家来找他。找他就难免开始说一些好话,接着就送红包、请吃饭、送礼品、送‘坨坨钱’。”

  武钢集团原党委书记、董事长邓崎琳说:“当‘一把手’以后没有制约了,没有人管。在这个管理上、决策上、人事上,各个方面我的一票,不管在哪个会上都是很重要的。就是总会计师签了字还不行,‘一把手’要签字。这个时候自己又放松了要求、放松了警惕,就很容易出问题。忘记了自己是谁,权力是谁给的,是干什么用的,都忘记了。”

  国资委原主任蒋洁敏,曾任中石油总经理、董事长、党组书记。他交代自己在中石油担任“一把手”时,“(我)签了字,别人不好亮黄灯,也不能给红灯。”

  蒋洁敏反思道,关键把“一把手”管住,管住了“一把手”,就管住了问题的绝大部分。中石油出了这些问题,腐败的问题,他是负主要责任的。他带头破坏了制度,别人也能破坏制度,他腐败,别人也能腐败。

  贪婪“夫妻档”

  全国人大环资委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:“慢慢随着职务的提升,再加上环境的影响,考虑自己的就越来越多了。尤其是2005年以后,自己也60岁了,又生了一场大病,这个时候思想就抛锚了,就追求物质的金钱的。”

  在云南主政的十年里,白恩培频繁利用矿产、土地和房产等开发项目收受钱财,他的妻子张慧清也在其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。

  在云南当地就流传着一句话,有事找“张姐”,在云南没有“张姐”办不了的事。张慧清在前台办事收钱,白恩培在幕后默默地支持。

  在昆明市的一个土地开发整理项目中,为了拿到项目,企业老板找关系结识了张慧清。张慧清喜欢打牌,老板就经常到白家陪着打牌,借机拉近距离。关系越来越熟了,他顺势提出了拿地的想法,也顺利地办成了。而张慧清也明确地向他提出了要求。

  解说称,张慧清酷爱翡翠和玉石,白恩培喜欢红木和茶叶,所以很多行贿人都投其所好,挑选名贵珍品送给他们。在办案中,从白家查获的藏品多得让办案人员震惊。

  腐败“掌门人”

  苏荣是十八大后第一个因贪腐落马的副国级官员。在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之前,历任吉林省委副书记、青海省委书记、甘肃省委书记、江西省委书记。

  专题片中介绍,苏荣案件一共有十多位亲属都涉案了。苏荣的妻子、儿子、女儿、弟弟,乃至各种远房亲戚,很多人都曾经利用他的权力为人办事,收受好处。苏荣他自己讲,他是他们全家腐败窝案的掌门人。苏荣的妻子于丽芳在当地被称为“于姐”,很多人反映她在当地擅权干政,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。江西景德镇是有名的瓷都,于丽芳非常喜欢瓷器,为了托她办事,不少人投其所好,买来各种名贵瓷器上门送礼,于丽芳来者不拒,甚至主动索要。

  苏荣忏悔道:贪欲不仅毁掉了他自己,也坑了老婆,害了儿子,将全家带上经济犯罪的深渊。他们如果不是书记的老婆,书记的儿子,没有他这个省委书记,什么都干不成,不会出现这个问题。他用四句话把他这个犯罪过程反思了一下,叫作收受别人的陶瓷瓷瓶,被碰得头破血流;收受别人的陶瓷瓷碗,被砸得遍体鳞伤;收受别人的书画字画,将政治生命化为灰烬;收受别人的钱财和贵重物品,使自己跌入了经济犯罪的万丈深渊。

  父为子贪

  “老子办事、儿子收钱。”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、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利用掌握着项目审批、资源配置等多方面的权力为自己和儿子谋取了巨额私利。

  2006年,化工企业老板邱某经人介绍认识了刘铁男。见面交谈中,他了解到刘铁男的儿子刘德成刚从国外回来不久,邱某与合伙人李某出资100万元,为刘德成注册成立了一家公司,然后通过虚假贸易的方式,直接为刘德成的公司输送利益825万余元。多年来,刘铁男利用手中的审批权,为多个请托人的项目审批提供帮助,几乎都是通过这种“老子办事、儿子收钱”的模式。

  专题片中透露: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在跟私企老板交往过程中,看到社会上很多人的孩子生活过得很优裕,很富裕,然后他就想让自己的孩子也能过上这样的生活,他就背地里默许、支持、纵容他的儿子去跟别人,去跟一些老板进行所谓的合作、投资,搞房地产开发。

  周本顺说:“我出个面帮他站个台,一起吃饭,我什么话也没有说,别人就知道这个人上面有人,这个事都会办得通。”令人感到讽刺的是,周本顺曾经在河北提出干部要“四清”:自己清、家属清、亲属清、身边清,然而,他自己提出的要求,自己却并没有做到。

  高级“房奴”

  吕锡文为北京市委原副书记,曾任北京市委组织部部长。专题片中介绍吕锡文在她的住房问题上表现出“房奴”本色。她从相关企业低价购买了多套住房,第一次购买完之后,她又觉得可以为自己的家人再购买一套,第二套买完之后,她又觉得可以再要第三套,依然是低价,第三套之后又有第四套、第五套。

  吕锡文购买的房产地处北京二环的黄金地段,是由北京市西城区区属的国有企业金融街集团开发的高档住宅小区。吕锡文在担任西城区和北京市领导期间,对这家企业的发展,曾经在工作上给予很多的帮助扶持。金融街集团为了表示感谢,告诉吕锡文可以以内部价格购买一套住房。吕锡文自己买下一套之后又提出还想要再买,陆续为自己的家人、亲戚,以低价购买了五套住房。其中,在她自己和直系亲属名下的有三套。她买下这三套房的价格和市场价格之间,相差达到两千多万元。

  吕锡文说:“我跟你们说个心里话,说的你们可能都不信,我真的不好意思去打听,这个房子到底给我优惠了多少钱,我自始至终没有去问,我根本不敢去打听,真的,我真的就不敢,我说我有点挺怕面对这个的。”

  “蝇贪”猛于虎

  专题片第六集“拍蝇惩贪”透露,相比远在天边的“大老虎”,群众对近在眼前的“蝇贪”感受更为真切。对于它的危害性,有人甚至用“蝇贪猛于虎”来形容。

  于凡是西安市一个社区的居委会主任,利用社区拆迁改造项目为自己牟利,单笔受贿就达5000万元,涉案总金额高达1.2亿元。

  北京市朝阳区孙河乡原党委书记纪海义受贿9000余万元。

  海淀区西北旺镇皇后店村会计陈万寿挪用资金1.19亿元。

  马超群,河北秦皇岛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经理,被调查时家中搜出1.2亿现金、68套房产、37公斤黄金。一名副处级干部,靠着手中的供水权,竟然能贪腐金额如此巨大,一时引发公众热议。

  新疆一个名叫则格德恩呼都格的村庄,它是自治区级贫困村,村党支部书记卡木尔在申报小麦种植面积时,私自增加了13户没有种小麦的村民,虚报面积500多亩,冒领补贴款5万多元。调查发现,卡木尔还截留自治区政府给贫困牧民发放的扶贫羊,总共500多只,自己截留了41只,卖掉获利4.9万余元。

  梦碎“天堂”

  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是近十年来,第一个从美国回国自首的腐败犯罪嫌疑人。两年前,王国强预感到会查出自己的问题,心虚之下匆忙出逃。

  在美国西雅图,王国强夫妇并没有能安居的空间。由于是外逃,他们不敢用护照在酒店登记,只能和别人一起住在合租屋里。

  王国强回忆:“住房子的人他们也都是各国的移民,至于说是偷渡过来的,还是非法滞留的,这不得而知,所以感觉每一天很恐惧。能不能出现打架的情况,能不能被害,能不能被抢啊。”

  “我要不回来,一定是通缉榜上有名的,那你说,全世界见到了这个协查通报,这一百多个国家都行动起来,你不像过街老鼠一样吗?也可能处境比它还难呢。被通缉的人,被追逃的人,他才有这样深刻的感受,这个法律的威慑,有的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天网在哪儿?平常谁也看不见,但是只有当事人那种处境,他能看到天网,能看见那一只巨手。”王国强说。

  专题片公布一组数据:目前,百名嫌犯红色通缉令发布以来,截至2016年8月底,已经有33人归案;2014年以来,我国从70余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2100余人,追回赃款72亿余元人民币。中国将用持之以恒的行动告诉所有人:海外不是法外,世上没有腐败分子的避罪天堂。

文章来源:检察日报 责任编辑:狄东阳
版权声明:
·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国甘肃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中国甘肃网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·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:0931-8960109 技术服务:0931-8960711 网上投稿
网站简介 | 大事记 | 人才招聘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
中国甘肃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5-20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