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 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
您当前的位置 :中国甘肃网 > 新闻中心 > 社会综合 正文
投稿

老农倾家荡产娶越南新娘 三月没性生活不敢提意见

2013-08-14 10:45:44 来源:中国新闻网 作者: 责任编辑:魏湘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

  越南女人带来的中文教材上写着“都是为了钱”

  45岁的翔安农民阿铁最近很焦虑,他想离婚,但却找不到他的越南老婆。他去报案说自己被骗婚了,但民警回复他说,是不是诈骗很难定性。

  看着自己手中的结婚证,想起在越南相亲的经历,阿铁说:“打死我都不会再去了!”

  昨天下午,阿铁位于翔安农村的家中,几个有相似经历的厦门“11叔(指中年光棍)”回忆起了他们人生中最“挥霍”也最痛苦的时光。

  离婚十年他决定去越南碰碰运气

  阿铁说,他是在媒人何某的鼓动之下才决定到越南找老婆的。

  45岁的他是个老实得不能再老实的农民。一辈子务农,有过一段婚史,因老婆有精神疾病离婚。孤身十年之后,他给了中介5.6万元,决定去越南“碰碰运气”。

  去年4月中旬,阿铁和另一个“11叔”一起,踏上了前往越南的旅程。从厦门坐客车到广西,再从广西坐客车穿越国境抵达越南,他整整花了三天三夜。到越南之后,他住在何某安排的位于一个果园里的铁皮屋中,开始等待何某给自己介绍女人。

  到了这个年纪,阿铁对女人的要求已经变得很简单,“身材样貌普通就好,能干农活就行”。大约一个星期后,何某给他介绍了第一个越南女人,在咖啡厅里坐了半小时,两人的交流全靠媒人,因为听不懂越南语,阿铁没得选,无条件地相信媒人所说的一切。见面后,媒人告诉他,女人说要考虑一段时间,阿铁觉得自己等不起,要求见下一个。

  第二个女人,媒人说她30多岁了,可阿铁不满意,“在国内,怎么看都像50岁了”。直到第三个女人出现,双方终于“谈成”了。“媒人说她22岁,样子还可以,也同意和我回来,所以就是她了。”

  但阿铁没想到,女人来到厦门的第二天就告诉他,“我是来中国旅游的,不是来结婚的”。得知女人的心思,阿铁同意让媒人把女人带回越南。

  活了46年第一次有女人说喜欢他

  阿铁在越南呆了不到一个月,见了三个女人。而住在离他家三公里之外的46岁阿培,呆了近三个月,才见了三个女人。因为是通过同一个媒人介绍的,阿培在越南的落脚地和阿铁一样。

  谈起在越南的日子,阿培说,“我没坐过牢,但那感觉就像坐牢一样。”除了相亲见女人,其它的时间,他们只能在落脚地等待。在一同去越南找老婆的5个人中,阿培是最后一个找到的。眼见“谈成”的同伴一个一个离开,阿培默默忍受着煎熬,“着急是着急,有什么用呢?”1米55的个子,不到100斤的体重,阿培活到这岁数只谈过两次恋爱,一次是在30岁那年,一次是38岁,但这两段恋情都没超过两个月,“她们看不上我,嫌我太矮小了”。“那个地方至少比中国差八倍,他们早上不吃饭,只喝喝茶,就中午和晚上两顿饭,除了米饭,主要就是青菜,肉只有一点点。”阿培说,更糟糕的是,每天凌晨三四点,他们就被横行的蚊子叮醒了,如果遇上下雨天,雨水打在铁皮屋上的劈啪声,更是让他们无法入眠。

  虽然穷,阿培一辈子也没遭过这样的罪,但为了找个女人,阿培忍了。

  最终,阿培等来了一个28岁的女人,媒人告诉他,女人“生的孩子死了,老公不要她了”,更重要的是,那女人说“很喜欢他”。

  这是阿培这辈子第一次听到有女人喜欢自己,还来不及辨别这话的真假,阿培已经陷入无比的开心之中。

  可过了两三天,去办理相关手续的时候,女人“死”了的孩子居然又活过来了,并且3岁了,而女人也只在厦门呆了一天就离开了。经历了这段相亲之旅,现在阿培都不好意思走出家门,因为“太没面子了”。

  三个月没性生活他都没敢提意见

  为了在年迈之前给自己找一个伴,阿铁、阿培这样的“11叔”们都搭上了自己十多年的积蓄。和阿铁相识的老陈,为了给有眼病的儿子找个媳妇,也花费了近十万元。

  在“11叔”们看来,找不到老婆,主要是因为他们“太老实了”。而现在谈起越南女人,他们的回答很一致,“满意是满意,靠不住有什么用?”

  第一个越南女人回国之后,阿铁又去了越南一趟,带回了27岁的越南女子阿桃,阿桃在阿铁家呆了三个月。“刚来的一个多月,她挺勤快的,会主动做家务,但后来就开始吵着要回家,脾气也越来越坏,还动不动就砸东西。”

  阿铁说,三个月的婚姻生活中,他和阿桃并没有过上正常的夫妻生活。“睡在同一个房间里,我睡床上,她睡地上。”阿铁说,他“不敢”碰阿桃,因为阿桃不愿意。后来阿桃说想回家,阿铁提议让阿桃先去把离婚手续办了,阿桃不同意,于是阿铁就从已经很微薄的积蓄中掏出800元,给阿桃作为路费。

  离开之后,阿桃给阿铁打过两次电话,第一次是在十几天之后,说她到家了,第二次又间隔了几天,说她换号码了,不再来厦门了。

  老陈家的越南儿媳妇在他家呆了4个多月后也走了,离开的理由是母亲病了,说要回去看看,同样是一去不复返。

  直到现在,老陈的儿子和阿铁还是已婚,因为他们找不到自己的越南老婆办离婚手续。钱花了,苦受了,老婆也跑了。

  昨天,阿培还带来了那个越南女人留下的专门用于相亲的中文学习教材,“相处的时候,我们就是靠这个交流的,她要表达什么,就在书里找出那句话,一句话既有中文,又有越南语”。阿培说,就连那句“我是来旅游的,不是来结婚的”,她也是在这本书里找到的。

  阿培想把书里的那一句话找出来,一页一页翻着,突然,看到一句话,他的手停了下来,上面用蓝色圆珠笔歪歪扭扭地写着5个字,“都是为了钱”。

  记者手记“11叔”的爱情赔不起

  采访接近尾声时,阿培开始自嘲起来,他说身边的人给他这种没有外形、没有财力又过分老实的中年男光棍起了个称呼,叫“11叔”。这些“11叔”们在自己年近半百的时候,做了一生中一次大胆又冒险的决定:搭上自己大部分甚至全部积蓄,甚至不惜举债,去“碰一碰运气”,看能不能换来一份后半生的陪伴。

  那个越南女人留下的5个字,赤裸裸地打破了“11叔”们心中残留的爱情幻想,说到底,这还是钱和爱的交换而已。

  关于钱和爱,亦舒小说里有一句话被很多女性口口相传,“我要很多很多的爱。如果没有爱,那么就很多很多的钱”,“11叔”们关于爱情的中年挣扎,正好是这句话的颠倒版,他们正在用相对自己而言“很多很多”的钱,去交换可能会出现的一点点爱。

  阿铁比较有“韧性”,他告诉记者,他还想要找老婆,但他得先想办法把婚离了再去找老婆,而阿培说,他不要娶老婆了,因为他再也赔不起了,这次上越南找老婆,他不仅搭上了自己和母亲的全部积蓄,还欠下了1万多元的外债,今后的生活又要两手空空重新开始。

  这么来看,这样的“挥霍”对于“11叔”们来说还是太过奢侈,伤感情都成了小事,赔上下半生的生活和对生活的信心,才是更大的事。(海峡导报记者 陈洋钦 林彬彬 实习生 陈晓青 彭姝疑 文/图)

文章来源: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:魏湘
版权声明:
·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国甘肃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中国甘肃网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·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:0931-8960109 技术服务:0931-8960711 网上投稿
网站简介 | 大事记 | 人才招聘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
中国甘肃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5-2014